仅此而已

Chapter 1


Reborn 一脸淡定地看着泽田纲吉被山本武和与狱寺隼人左右搀扶着进了家门,“……蠢纲,你上个学也能把自己折腾到残疾?”


“呃,不小心脚滑了一下——”


“Reborn先生,十代目只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而已——这是我这个左右手的失职balabala……”


“嘛嘛,阿纲也是不小心的,哈哈——”


泽田纲吉一脸苦笑,最后只能忍痛干笑着被搀扶进屋,“我没事的,狱寺、山本谢谢你们了。”


山本武洒然一笑,“别客气,大家是朋友嘛。” 


“你这家伙,别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狱寺一脸深情款款地拉着泽田纲吉的手,“十代目,你好好休息吧。你放心……”


Reborn若有所思地看着泽田纲吉略显消沉的脸——他当然知道泽田纲吉日常的废柴状态,但是无缘无故的“脚滑”,Reborn是不信的。


狱寺和山本回家后,Reborn单脚站立,悠然靠在门边看躺在床上沉默不语的泽田纲吉,“纲吉,你在想苦恼什么?”


“……”泽田纲吉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释然:“Reborn,你……嗯,以前有很多人向你表白过吧?”


这是个什么傻问题。Reborn不动声色地回答:“那是自然。”


泽田纲吉抬手挡住视线,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那……你见过的最……令你难以置信的——或者说最令你感到惊悚的表白对象是怎样的?”


“惊悚的表白对象?”Reborn眉间一挑,勾起了嘴角,“就像云雀于你那样?”


………………静默10秒………………


“咦!!!!!!??????”泽田纲吉噌的一声坐起来,然后“嗷——!”的一声哀嚎,他起身动作太大扯到腿上的神经了!


泽田纲吉难以置信地瞪着Reborn,面色几度变化,眼珠都要瞪出来了,最后他惊恐万状地颤巍巍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云雀学长跟我表白了……”


“嗯?我不知道啊,” Reborn悠闲地勾了一下耳边的螺旋发卷,“不是你刚才告诉我的吗?”


泽田纲吉颤抖地指向Reborn :“可是你刚才……”


“我那只是打个比方。” Reborn换了一只脚站立,“哼,你的心思真是好猜到愚蠢。”


泽田纲吉扶额,“是是是,我就是这么愚蠢。——呐,Reborn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泽田纲吉将下午在天台上那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惊悚经历告诉Reborn。


“云雀不是说了吗,‘仅此而已’,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Reborn一边吃着妈妈端上来的晚餐,一边看着一边味同嚼蜡吃着咖喱饭的泽田纲吉,无奈又补充一句,“说明他只是告诉你‘他喜欢你’而已,至于你有什么反应你有什么态度,不会影响他对你原来的态度。”


泽田纲一脸困惑地望过来:真不会影响……?虽然原来的态度也不怎么样……


Reborn 玩味一笑,“当然,除非你……”他故意顿了一下。


“除非我什么?”泽田纲吉赶紧问道。


“除非你回应他。”


………………静默10秒………………


Reborn叉过他餐盘里的荷包蛋,一口吃掉—— “怎么可能啊!!!!!!!!????????”


奈奈妈妈在温和地敲门提醒道:“纲吉,不要吵到邻居哦。”


Reborn隔着门回答道:“我们知道了,妈妈。”


“Reborn,你不要做这种这么吓人的假设好吧。”


“吓人吗?”Reborn吃掉最后一口饭,优雅地用纸巾擦嘴,“有一句话你听过吗?”


“什么话?”


“一切皆有可能。”


泽田纲吉一不小心被噎住了,他赶紧一口水灌下去,拍着胸口缓解,“Reborn,你真的要吓死我才甘心吗?”


“哼,大惊小怪。作为一个彭格列十代目继承人,你就这么点出息?”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想继承彭格列。”泽田纲吉几乎无力争辩,“而且不是我大惊小怪。‘被云雀学长表白’这件事听上去就很骇人听闻吧!”


泽田纲吉收好碗筷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最后无力地躺下来。他闭上眼,心中想到:明天星期六,今晚可以不用写作业了……


“小婴儿?”关上接待室的门,云雀恭弥转身就看到Reborn背着小型滑翔伞站在窗口,“有什么事吗?”


滑翔伞变回列恩趴在他的帽檐,Reborn看着云雀恭弥手指上的彭格列指环,“纲吉今天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云雀恭弥面不改色地注视着Reborn:“然后?”


看着云雀恭弥沉静的面容,Reborn会心一笑:“他的历练还很少,对很多事情都难免反应过度。”


沉默片刻。


“你想说的就是这些?” 


“不然呢?”Reborn愉快地笑了。


“打一场吧,小婴儿。” 云雀恭弥立马严阵以待地擎着浮萍拐。


“下次吧。”Reborn说着从窗口离开了。


云雀恭弥收回浮萍拐。走到窗边。四周已经再无其他人的身影。月光照在他身上,云雀恭弥迎着月光伸出手,指缝间的月光倾泻而下,勾勒出彭格列指环的轮廓。云雀恭弥眯起眼睛,他蓦然轻轻地吁了口气,收紧拳头,转身离去。

热度 15
时间 2017.07.02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