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此而已

Chapter 7

沢田纲吉:我们是来读书的,还是来求生的?

Reborn:在求生中读书,在读书中求生。

当沢田纲吉领到一把迷你手枪外之后,他得到了Reborn的友情提示:“从今天起你最好每时每刻都带着它,洗澡睡觉都不例外。”

“我(在日本)还没有持枪许可。”沢田纲吉皱着眉头说道。

“就你的职业来说,你一辈子都不会有持枪许可。”Reborn好心安慰道:“不过你放心,这里是意大利。”

“Reborn先生,那我们第一节课是不是学习枪械组装?”狱寺隼人兴奋地问道。

“错。你们的第一节课是找到你们的校舍。”Reborn说着,背着滑翔机飞走了。把一行人留在校门口面面相觑。

费力克斯岛面积...

仅此而已

Chapter 6

云雀恭弥离开日本的那天是开学。

顺着楼梯往下走,音乐室里学生在合唱并盛校歌。自习课学生们则静悄悄的。隔壁班的学生在高声朗读中国诗人的《江雪》。三年A班的教室里,老师指着地图慷慨激昂地阐述日本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发展……

操场上,学生在跑道上做着接力训练。

“云雀先生,”仅剩的两名风纪委员过来把登记本给他,“这是今天的学生登记。”

云雀恭弥看着封面,这是并盛中学专用的登记本,上面“并盛中学”四字是书写体的印刷,据说是并盛第一任校长的笔迹。他翻开第一页,里面的记录是从三年前开始的,很快他就在上面看到了沢田纲吉的名字,之后很长的记录里,这个名字都反复出现。一页一页地翻过去,...

仅此而已

Chapter 5

Reborn,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在学习上发愤图强吗?——因为我突然想知道,是不是我足够优秀就可以拥有像云雀学长那样任性的资格。

结果是,我发现一个人当他变得优秀之后,他的任性都会变成一种被人追捧的个性。

——沢田纲吉

二月份的意大利比日本暖和一些。

十几个小时后,彭格列的专机直接降落在西西里岛的巴勒莫。据说本来迪诺想来为他们接风洗尘的,结果被Reborn拒绝了。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观看沿途的风光,就被塞到了一辆皮卡后斗。由于行李占地空间很多,一行人只能站着被车载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港湾。

海水是湛蓝的,沙滩也细软雪白。

一行人拖着行李走在狭窄的、木质松散的、正发...

仅此而已

Chapter 4

有一天,沢田纲吉随口提了一句“最近好像都没看到风纪委员了”,山本武很惊讶地反问:“你不知道吗,风纪委员会已经解散了。”

“咦?”不知怎么沢田纲吉觉得心里蓦然生出一种不安,“解散?为什么?”云雀学长呢?他有意不提及云雀恭弥,虽然他自己也不愿多想为什么。

“云雀先去意大利了,”狱寺隼人咬牙切齿道:“可恶!被他捷足先登了!本来应该由我这个左右手先去给您打点一切事物的!”

“狱寺,你太夸张了吧。”山本武大大咧咧地走在他们中间拍着他们的肩膀,“云雀毕竟比我们大嘛。”

“草坪头也比我们大,他就没——算了当我没说,”狱寺隼人嫌弃地说道:“他明年能不能过考试都还难说。光是看他现在...

仅此而已

Chapter 3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拜伦

国中三年级的第一天。

沢田纲吉没在校门口看到云雀恭弥,草壁也不在,甚至连风纪委员都只有寥寥的两人。

“纲君,今年还要请多多指教。”笹川京子调皮地笑着朝沢田纲吉鞠了一躬。

“京、京子?”看着她甜美的笑容,沢田纲吉的脸很不争气地红了,他慌忙地深深鞠回一躬:“请多多指教!”

难以置信,他的座位和笹川京子只隔了不到一米的过道,一转头两人就能看到对方。

沢田纲吉紧张地抿着唇,做出在收拾书包的样子,实际是在悄悄地打量着笹川京子。笹川京子此刻正在和坐在另一边的的黑川花聊天。

沢田纲吉整个暑假都被Reborn带到郊外进行魔鬼训练。毫...

仅此而已

Chapter 2 续

其实泽田纲吉跟那些弱小者,或者说跟那些自我定义甚至深信不疑自己是个弱小者的人一样,他们认为他们跟强大的人说话是需要资格的。而他——泽田纲吉,似乎从来就不具备这样的资格。——起码在云雀恭弥这里他一直都没有的。

而现在他叫住了云雀恭弥,他停了下来,他没有不耐烦,也没有找自己打一场——他甚至还在这里一言不发地等着——这些难道都是因为他说的“喜欢”吗?

这个曾经跟他说话都觉得浪费时间的人,突然有一天不再用之前那种不耐烦的神色来等他下文了……因为他说他喜欢自己?……云雀恭弥喜欢会一个他曾经话都不愿意多说话的人……吗?

他当然知道,云雀恭弥不会为了恶作剧之类无聊的理由来跟...

仅此而已

Chapter 2

(Ps. 忘记说了,故事背景是指环战争篇之后。)

此后正如Reborn所说,云雀恭弥在对待泽田纲吉的态度上没有任何改变。他的那句“泽田纲吉,我喜欢你。”,就同他后来的那句话一样——仅此而已。再无下文……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时隔两个月,泽田纲吉和云雀恭弥没有任何交集。对他来说每天最煎熬的事情就是进校门的时候。虽然身边有山本和狱寺,可是每每看到云雀恭弥带着身边一干风纪委员站在校门两边的时候,都如芒刺在背。他尽量躲在人群里,要么跟山本狱寺说话,要么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内心反复那句: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天, Reborn给山本狱寺他们都安排了训练任务。泽田纲吉终于落...

仅此而已

Chapter 1


Reborn 一脸淡定地看着泽田纲吉被山本武和与狱寺隼人左右搀扶着进了家门,“……蠢纲,你上个学也能把自己折腾到残疾?”


“呃,不小心脚滑了一下——”


“Reborn先生,十代目只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而已——这是我这个左右手的失职balabala……”


“嘛嘛,阿纲也是不小心的,哈哈——”


泽田纲吉一脸苦笑,最后只能忍痛干笑着被搀扶进屋,“我没事的,狱寺、山本谢谢你们了。”


山本武洒然一笑,“别客气,大家是朋友嘛。” 


“你这家伙,别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狱寺一脸深情款款地拉着泽田纲吉的手,“十代目,你好好休息吧。你放心……”...


仅此而已

Chapter 0


大概在沢田纲吉的人生里他永远都意想不到有这么一天——


在天台上偶遇云雀恭弥的时候,在他诚惶诚恐要离开时,突然被对方叫住。


“沢田纲吉。”云雀恭弥信步朝他走过来。泽田纲吉在余光中慎重考虑自己离门还有几米……云雀恭弥来到他一步之遥处,停住。


沢田纲吉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云雀学长有什么事吗……呃,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云雀恭弥深深地望着他,语调平静地打断了他的话:“沢田纲吉,我喜欢你。”


沢田纲吉一愣,张了张嘴,瞠目结舌,哑然失色。——什么!?什么情况!?!


“仅此而已。”云雀恭弥神情不改地补充说完,就绕过他离开了天台。


………………...